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
公眾號

穿越火线图片大全: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中信出版-雅信工作室·2019-05-27 09:07:44·圖書
8萬閱讀
摘要:自然之色,可觀,可衣,可食!

穿越火线新枪 www.izrph.icu 在四季分明的日本,顏色是繞不開的話題,也是人們對自然變化最直接的觀感。

古人從自然中獲取生存資源的同時,也通過顏色來裝扮、表達自己。于是誕生了1100多種來自大自然的顏色,它們被稱為日本傳統色。

這些存續千百年來的顏色,不僅有著典雅名字,也已融入日本社會的衣食住行、方方面面。因此,美味的日本料理帶給人的,不僅是味蕾的享受,更是視覺的盛宴!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
春 · 野餐正當時

春季,世界逐漸五彩斑斕起來,正是野餐的好時候。

在日本,“野點”是不受傳統茶道規矩限制的令人愉悅的茶會、觀光地。人們坐在野餐墊上,一邊賞梅、賞櫻,一邊輕松地享用各種點心。

比如,從江戶時代開始盛行的和菓子(日式點心的統稱),顏色多樣,造型精致,具有藝術氣質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櫻色,是日本人自古就喜愛的?;ɑò甑難丈?,色名誕生于平安時代,主要指的是日本山櫻。

以紅紅的嫩葉與潔白的花瓣為特征的日本山櫻,在搖曳的春靄中遠遠望去,就是淡淡的粉色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櫻色的點心:櫻餅

關東地區用面粉制皮,關西地區用道明寺粉制餅,將其裹住餡料,再用浸過鹽的櫻樹葉包起來的櫻餅,是宣告春天到來的和式點心。

櫻餅誕生于江戶時代(1603—1867 年),那時砂糖的獲取變得更加容易,和式點心文化大放異彩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桃色染料的制作,并沒有使用桃花,而是使用了紅花。中國古代象征長壽的桃,彌生時代(公元前8世紀至公元3世紀)傳入日本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桃色的食物:菱餅

菱餅,即堆成菱形的餅,誕生于江戶時代,當時女兒節擺放菱餅的做法開始普及。正統的菱餅是綠、白、桃三色,但根據地方不同也有兩色或五色的。

用梔子果染過顏色的菱餅,傳說其中的桃色代表桃花,白色代表殘雪,綠色代表春芽,就如同這春日山野間的美景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如同樹鶯羽毛一樣的顏色,是素淡的黃綠色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鶯色的點心:鶯餅

在包裹著餡料的糯米團上撒上青豆磨成的豆粉(鶯粉),就成了鶯餅,它是初春的點心。

黃豆粉是黃澄澄的,鶯餅的豆粉則是名副其實的鶯色。鶯餅左右拉長的獨特造型代表樹鶯。

它誕生于安土桃山時代(1573—1603 年),相傳是由豐臣秀吉命名的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正如梅花的別名“春告草”所表示的那樣,它作為宣告漫長嚴冬結束的花而深受人們喜愛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紅梅色的點心:和式梅子點心

仿效梅花的和式點心,既賞心悅目又有春天的味道。

為了愉快地賞梅,日本各地都會舉辦“梅花祭”活動,同時還會召開很多露天茶會,茶會上提供的就是和式梅子點心。

另外,限時發售的梅子風味的餅干、點心、果汁、口香糖等等,也很受人們歡迎,吃完連胃都知道,春天要來了。


夏 · 果飲養元氣

夏季,草木蟲魚、飛禽走獸和我們都需要滿滿的能量。

炙熱的陽光下,生命的輪廓更加清晰,食物也變得色彩艷麗。沒有什么比涼爽的刨冰、飲料更沁人心脾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中國傳來的薔薇,日文既可以讀作sobi,又可以讀作shobi。雖然它在《枕草子》《古今和歌集》中都出現過,但是用作色名是在西洋玫瑰傳入日本的明治時代以后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薔薇色的食物:草莓刨冰

在夏日祭的夜攤上,或是午后的咖啡店里,刨冰作為解暑的食品很受人們喜愛。在各種刨冰口味中,草莓刨冰算是最受歡迎的了。

染成了薔薇色的白色沙冰,用它的“冰”字讓我們的眼睛和舌頭都“品嘗”到了夏日涼爽的風味。

人們品嘗刨冰的歷史雖然悠久,但是給刨冰灑上水果味道的糖汁,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才開始的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露草是鴨跖草科一年生草本植物,夏天開出青紫色的小花。將露草花瓣擦到紙、布上,得到的顏色就是“露草色”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露草色的飲料:蘇打水

說到沁人心脾的夏季飲料,那就是蘇打水了吧。

明治三十五年(1902 年),東京銀座資生堂藥局內第一次發售蘇打水,當時銷售的是使用了哈密瓜糖漿的綠色蘇打水。據說,它成了西洋風的象征,非常受歡迎。

由刨冰常用的藍色糖漿調制而成的露草色蘇打水,則是近期推出的飲料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安土桃山時代千利休設立的茶道,在江戶時代實現了進一步的發展。當茶水滲入民間,人人都知道抹茶時,“抹茶色”便誕生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抹茶色的點心:抹茶甜點

抹茶甜點是將甘甜與微苦巧妙融合在一起的點心。不僅是和式點心,各式各樣的甜點都有抹茶口味。

夏天感覺悶熱之時,抹茶湯圓、抹茶沙冰還是人們用來恢復元氣的點心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胭脂色相傳來自中國古代的燕國,是很深的紅色。

令人意外的是,胭脂色色名的普及,是在出現了化學染料的明治時代。當時,胭脂色作為時尚的顏色甚為流行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胭脂色的食物:梅干

要制作出好吃的梅干,“土用干”(三伏天晾曬)是少不了的步驟——將六月上旬腌漬的梅子在梅雨過后暴曬三天左右。在夏天強烈的日曬下,梅子變得色澤鮮艷,風味更佳。

此外,“土用干”還有為了防止衣服、書籍生蟲發霉,而將其置于陰涼處晾干的意思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萱草是原產于中國的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。

夏日野山中盛開的萱草花,在中國古代被認為有助于忘記身邊煩惱,因此也叫“忘憂草”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萱草色的點心:枇杷冰激凌

枇杷是薔薇科植物的果實,成熟期在五月至六月,有些品種的枇杷一直可以吃到七月。枇杷果肉多汁,滋味酸甜,即便直接吃也很美味。

枇杷產地千葉縣的枇杷口味冰激凌非常暢銷,在休息站等地有著很高的人氣。


秋·食材大豐收

秋季是最能用眼睛和皮膚感受到的季節,還有我們的味覺在秋日也是“大豐收”。很多食物,無論色澤、口感還是香味,在秋天都更勝一籌。

你看,柿子、秋刀魚、鮭魚都在朝我們招手呢!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琥珀色是像植物樹脂化石琥珀一樣的顏色。據說在江戶時代,有光澤的特殊紡織品也被稱為“琥珀”,但與色彩無關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琥珀色的飲料:威士忌

說起琥珀色的液體,那就是雞尾酒了。

在秋日的深夜時分,來杯威士忌是最合適的,直接飲用,或加冰塊、兌水、加蘇打水等,飲用方法隨個人喜好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現代人聽到“柿色”,就會想起柿子果實鮮艷的橙色,但是在古代,用柿油染成的茶色系顏色也被稱為“柿色”。

鮮艷的亮橙色似乎象征著豐收的秋天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柿色的食物——柿子

法隆寺的茶館里
品嘗著柿子
耳旁響起悠悠的鐘聲
——正岡子規《獺祭書屋俳句帖抄·上卷》

這是在明治二十八年(1895 年)十月拜訪法隆寺的正岡子規,歌頌茶店端出的柿子及眼前的美景的句子。

可以說,這也是正岡子規的作品中最膾炙人口的句子。在水果中,子規似乎特別喜歡柿子,聽說有時一天還吃七八個。

最喜歡的柿子和古都的美麗風景都在眼前,對身患結核、心情不安的他來說,是一種很好的安慰吧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關于鈍色的染料、色名的由來,有很多不同的說法,用橡木和柏樹等樹皮染制而成的所有深沉的顏色,似乎都是用鈍色來表示的。

因為鈍色樸素不張揚的色調,所以才讓人百看不厭吧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鈍色的食物:新蕎麥面

通常所說的“新蕎麥面”,其實有兩種:

一種蕎麥面是用夏天收獲的蕎麥制成的,統稱“夏新”;還有一種是由九月到十一月收割的蕎麥制成的“秋新”。

無論口感還是香味,秋新都更勝一籌,所以說到“新蕎麥面”,一般是指秋新。

今年的秋天也是,“蕎麥通”們正伸長了脖子等待秋新的到來呢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鈍色的魚——秋刀魚

“サンマ”漢字寫作“秋刀魚”。

正如它的名字“秋刀”那樣,秋刀魚身體細長,像刀子。秋天是秋刀魚成熟的季節,眼珠清澈、魚肉細膩、閃著鈍色光澤的秋刀魚油脂豐厚,新鮮自不必提。

秋刀魚最受歡迎的吃法是鹽烤,烤好后,再擠上點酸橘汁即可食用。能夠享受當季的秋刀魚,正是生在四季分明的日本才有的幸福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赤朽葉是平安貴族喜愛的“朽葉色”中橘紅類的顏色。

這個充滿了秋天情趣的顏色很受人們喜歡,出現在各種各樣的文學作品中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赤朽葉的食物——秋鮭

九月到十月,赤朽葉色的秋鮭為產卵而洄游,這是捕撈的最佳時期。肉質緊實的秋鮭,與任何料理都很配。

另外,野生的秋鮭相比養殖的秋鮭脂肪更少,更利于健康。鹽烤、黃油煎、燉濃湯、油炸,好好享用這無比美味的秋鮭魚吧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秋意漸深,銀杏、鵝掌楸的樹葉變黃;楓葉由綠轉紅,漸至枯黃?!盎菩嘁丁本拖裾廡┦魃系幕埔兌謊?,是有些暗淡的黃色。

與“朽葉色”“赤朽葉”一樣,“黃朽葉”也是染色界中的色名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黃朽葉的食物:水蒸蛋

早晚溫度緩緩下降的晚秋,吃飯時,就想來點讓人感覺溫暖的、熱乎乎的東西。

那就將黃朽葉色的銀杏結的白果、魚糕、山芹、竹筍等食材,與高湯、雞蛋在一起蒸,做成熱騰騰、水嫩嫩的水蒸蛋,盡情享用吧。


冬 · 羹湯暖人心

冬季是一年之終,也是新年之始。

冬天的食物看上去,沒有了鮮艷和華麗,但卻格外溫潤。

從手腳凍僵的室外回來,喝一口熱乎的奶茶或湯汁,是再美好不過的時光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在祭祀活動前,為迎接神明而開始過維持身心清凈的“齋戒”生活,齋戒開始與結束時都會吃小豆。

最終,小豆演變成節慶的食物。在慶祝的宴會上吃紅飯,也是以前流傳下來的習慣。

“小豆色”以色名的形式出現,是江戶時代中期以后的事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小豆色的點心——善哉/汁粉(年糕紅豆湯)

在年糕或糯米團上澆上紅豆湯汁的這種甜食,在關西叫“善哉”,關東叫“汁粉”。每年一月十一日是“鏡開日”,日本有把供奉給神明的鏡餅(圓形年糕)當成神賜的食物來吃的習俗,那就將帶有神的能量的年糕配上善哉或汁粉來享用吧。

休假回家的我兒
在煮紅豆的片刻就酣然入睡了
想必正在做美夢吧
——與謝蕪村《蕪村句集》

這個句子描寫了為學徒歸來的孩子親手烹制小豆的母親,發現孩子在煮出小豆甜味的短暫時間里,因為安心或疲憊而酣然入睡的情形。

父母對背井離鄉討生活的孩子的擔心,從古至今也沒有改變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紅鳶是以“鳶色”為基調的泛紅的茶色,流行于江戶時代中期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紅鳶的飲料:奶茶

在泡得濃濃的紅茶中迅速注入牛奶,紅褐色的紅茶水和白色的牛奶混合在一起,便有了紅鳶的顏色。

從手腳都要凍僵的戶外回到屋里,喝一口熱乎又溫潤的奶茶,這樣美好的時光也只有冬天才有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“羊羹”原寫作“羊肝”,指的是用羊肉和內臟做成的湯汁。在肉食不受歡迎的日本,羊羹卻變成了小豆的湯汁。到了茶點心文化發達的安土桃山時代, 羊羹便和現在的樣子一樣了。

冬天,顯眼的顏色都悄悄躲起來了,深沉暗淡的顏色登上主場。這個自古便用來形容褪色的羊羹色,是冬季最沒有違和感的顏色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羊羹色的點心——水羊羹

在日本福井縣,水羊羹似乎是窩在暖桌里吃的冬季美食。

關于水羊羹的起源,一種說法是,它是去京都奉公的福井縣人在年末和年始回鄉時帶回來的禮物點心;還有說法是,將奢侈品羊羹用水稀釋做成水羊羹的話,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吃很多了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淺縹作為泛紫的藍色,是“縹色”中顏色最淺的,也叫“薄縹”。

在平安時代,淺縹是地位低的貴族所穿的顏色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淺縹的食物:慈姑

慈姑(茨菰)像乒乓球一樣的果實上長著尖尖的長芽,樣子很是滑稽?!俺ぱ俊比么裙貿閃訟笳骷櫚氖澄?,也成為年菜不可或缺的食材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香色是將丁香、沉香等有濃香的“香木”煎熬之后染出來的顏色,大體都是素淡的茶色。

據說用香木染過的布料氣味芳香,想必很受愛好風雅的平安貴族歡迎吧。

《源氏物語》和《枕草子》中,也頻繁出現過香色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香色的食物:高野豆腐

高野豆腐又叫“凍豆腐”“冰豆腐”“千早豆腐”等。在過去,它是冬天制作的傳統干貨。將晾干的豆腐掛在屋外,讓它在晝夜不同的溫度下自然風干就行了。

現在,高野豆腐已經是機械化生產了。作為燉菜或湯配料的高野豆腐,依然是人們熟悉的食物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平安時代以后,天皇日常穿的袍服則染成青白橡。青白橡是接近灰色的朦朧的黃綠色,屬于禁色之一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青白橡的食物——冬至南瓜

一年中日照時間最短的冬至日,吃些南瓜來保佑我們無病無災吧。青白橡色瓜皮的南瓜,維生素等營養元素非常豐富。


這些日本傳統顏色和吃有關的背后故事,都來自由中信出版集團和雅眾文化聯合推出的新書《日本傳統色》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點擊圖片購買

這本書從上千種傳統色中精選了160種最具代表性的顏色,講述了它們的寓意和背后的故事。這些典雅的色名與多彩的顏色塑造的世界,有著人與自然的相互關照,有著對四季變換的細膩感知,生動記錄了古往今來人們的生活情趣和審美之心。

在日本,一切色彩皆可入食

點擊圖片購買

這是一本很美的書,無論內容,還是裝幀。推薦給你,希望你從這些色彩中得到美的滋養!

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日本通立場

本文由 中信出版-雅信工作室 授權 日本通 發表,版權屬作者所有,未經許可,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。

參與討論

登錄后參與討論
中信出版-雅信工作室 特邀作者
14篇文章

作者簡介

中信出版旗下高品質文藝生活類圖書出版品牌

熱門文章